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模板设计:部落窝模板世界

载入中。。。


 
 
 
再为人母
[ 2018/2/7 16:44:00 | By: 小草叶 ]
 
(一)就着雪花,为你写下
2017年12月14日 农历十月二十七
小宝贝,外面飘着雪花,妈妈就着这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为你写下妈妈的话。
小宝贝,今天是2017年12月14日,农历的十月二十七,你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七十一天。这七十多个日日夜夜里,你给我,给你爸爸,给你哥哥,给全家人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与期待。小宝贝,我们愿你健康,还有快乐!
10月4日下午,妈妈带着肚子里的你入院,做了最后一次产前检查,一切正常,明天就可以通过手术把你从温暖的子宫里抱出来,与这个世界见面。这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医生同意我们回家吃团圆饭。晚上,妈妈带着你,在爸爸的陪伴下,拎着大包小包住进了房间。爸爸把我们安顿好了就得回家,因为家里还有哥哥。待在房间里,关了灯,想象着你出世的场景,心里也难免忐忑。十年前,你哥哥也是剖腹取出,只不过那时年少,不知畏惧,年岁已久,我甚至都忘了那时的痛楚与煎熬。如今,知晓了太多关于生产的事情,竟突然害怕起来,不是怕疼,而是太过担心你。哥哥曾经说,如果生下来白白的,和他一般,那才好。我倒不关心这个,只要你一切都健康,我就非常心满意足了。这个夜晚,来来回回,因为你,我又起身上了几次厕所,护士也几次来为你听胎心,听着仪器里传出的那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知道,你很好,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二) 新的一年,继续为你,为你们……
2018年1月1日凌晨 
小宝贝,哥哥约你一起跨年,可是你俩啊,谁都没坚持等到2017和2018年的更迭时间,都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了吧,爱你们哟!小宝贝,因为你还太小,我们还不能出去纪念一年的结束,但是为了让你感知新年,爸爸、哥哥和我,一起带你去看了城市夜晚的霓虹,很漂亮是吧,因为你的小眼睛都看不过来了呢。你现在本事可大呢,头已经不晃来晃去的了,小手也准备学着抓东西了,睡觉前也不哭闹了,高兴时还和人拉呱啦得起劲着呢,小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真好!
小宝贝,听,外面响起了鞭炮和礼花的声音呢,新年快乐哦!今天,是你来到世上的两个月零26天了,正好88天。上次妈妈只写到我们入院的事,这回继续吧。
妈妈带着尚在腹中的你在医院度过了中秋之夜,半夜之后就不能吃或喝任何东西了。爸爸六点多到了,爷爷奶奶七点多来了,医生们八点准时到了办公室,因为我们是今天的第二台手术,时间大约八点半,所以护士给妈妈插上了尿管,等待手术室派人来接我们。时间过得好慢啊,可是我又怕时间太快,有点害怕躺上那冰凉的手术台。终于,九点刚过的光景,手术室来接了,妈妈从病房的床上挪到了手术车上,出了门进电梯前,你姥姥姥爷和舅舅赶到了,嘱咐我不要害怕。不害怕才怪呢是吧?!他们陪我一起上到十楼,但是我们又被厚重的手术室房门分隔得好严实啊。护士再次确认了我们的身份以确保不出现失误,我被推进了做手术的房间。好冷啊,虽然医生为我将手术盖布掖得怪严了,她们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和我说起话来。我觉得倒也不是那么恐怖了,自己从手术车挪到了手术台上,不大一会儿被麻醉师推上了麻药,腰椎上那个麻药的孔洞好疼啊,渐渐地,腿脚没有了知觉,然后腰部腹部……腹部被擦上了好多棉球,消毒,主刀医生们拿起了锃亮的器械,我只觉得她们开始割开你哥哥出生时的那个口子,仿佛听见了轻轻的哧啦的声响,但是没有痛感。割了几层我不知道,接下来就不行了,我喊:疼!医生说正在帮我往外拿孩子,你忍着点!麻醉师又往我舌下塞了片药,好吧,我忍,但是真的很难受!“一个姑娘,还是双眼皮!真漂亮”可是,宝贝,你怎么没有大哭的声音呢,只是轻微地哭着。我问:宝宝健康吗?“外观上看着都健康啊,还很白呢!3.2千克……”然后,助产士把你包好,放到了我的眼前,让我看,也为了缓解接下来的痛——刀口缝合。你微闭着双眼,我倒也看不出双眼皮来,但是你怪有劲,因为你三下两下,一只小胳膊就露在了抱被外面了,好好玩啊!我不再喊疼了,看着你,任由她们一针一线地缝合刀口。你比我先出手术室,护士阿姨说要抱给你爸爸看看他的姑娘,让他高兴高兴吧!
(三)百天了,小宝贝

亲爱的小宝贝,今天你就要满一百天了。夜里,你也终于不再闹了,长大了,是吧?

小宝贝,你还在沉沉入睡的时候,哥哥就要起床了。你知道吗?你那亲爱的哥哥在每天清早上学之前怎么也得到你跟前来看看你,看得出,他越来越喜欢你,越来越爱你了。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他刚发现妈妈的肚子里竟然有了你时的情景: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在开车,他拿着我的手机随便看些东西,突然,他问我:“妈妈。你下载的这个软件是干嘛用的?”“哪个?”我转头瞅了一眼,心里却有点不安起来,原来他问的是“宝宝树孕育”。该怎么回答他呢?那个时候,你已经三个月大了,但是你哥哥并没有从我的身上发现什么异样。其实,也没想过特意要瞒他,就是寻思着随着妈妈肚子的隆起,他自己会看出来将要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的。记得他说过,不想有个小弟弟,相比较而言,还是小妹妹比较好些,幸好,他如愿了。但是,都那个时候了,我都还没有告诉他任何消息啊。“额,这个软件你应该自己能看懂啊。”我装作轻松地回答他。“你怀孕了?”“嗯。”“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是啊,我应该和他说的,可是我怕他没有思想准备,就……唉,晚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从后座中间挪去了车窗旁,好像哭的样子。我只好继续说:“儿子,妈妈不是特意不告诉你,妈妈也没准备好,可是小家伙已经来了。”“那ta已经多大了?”“三个多月了吧。”你还是纠结于知道得太晚,不过你知道这条小生命注定要和你相伴相随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你的到来。当然,到了孕晚期,他也眼见着妈妈的辛苦,也懂事了许多,即将成为哥哥的他,长大了不少。

继续说回你出生时,你是十点零九分取出来的,我大约又得过了半个钟头才缝合完刀口,被推出了手术室。那扇沉重的大门打开之后,你的姥姥、姥爷、舅舅、爸爸马上围过来,你姥姥在喊我的名字,我分明地看到了他们眼里的关爱,便朝他们微笑了一下,医生说:“回病房吧,816房间”真巧,八月十六,816。他们接过了医生手里的手术车,进了电梯下楼。要知道,这个时候我除了意识清醒,四肢都是动弹不得的,麻药的消退还得等个大半天。到了病房门口, 你哥哥在那等着,我问:“小妹妹够白不?”他说:“嗯,还行。”估计他看见我当时的样子,也有点小紧张。因为自己动弹不得,所以把我从手术车挪到病床上是得费不少人力的。护士长把我全身裹住,大家一起动手把我从推车上抬起来架到了床上。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很累很累,任由大家控制似的,近似于昏昏欲睡吧。而那时,月嫂阿姨早已帮你穿好衣服包裹着放到了你的小床上。等到我醒来,又看了看襁褓中的你,头发长长的,皮肤白白的,闭着小眼在睡觉呢。所有的紧张和恐惧都没有了,因为接下来我就要面对许多疼痛了,虽然止疼泵还在后背上待了两天,尤其是护士来按肚子时的疼。你哥哥出生时的各种遭罪我已然忘得差不多,但唯有“按肚子”我忘不掉,真是看见护士来掀看肚子就先疼上了,真是无法言说的痛啊。

刀口疼,腿麻,无法行动,起身、翻身都不可能。术后不能饮食,甚至连月嫂在给我用湿毛巾擦干裂的嘴唇时我不小心吸进去的一滴水都让我觉得胃里受不了,更别提喝点什么了。至于怎么喂你吃奶,就全凭月嫂来操作了,我就一个字:难!好歹你能吮吸到一点,可是根本无法喂饱你。白天还好,夜里你那个哇哇大哭啊,真的让人揪心。喂奶粉吧,月嫂说15毫升就可以,可你好像根本吃不饱,还是哭。没办法,第一晚还算强点,第二天夜里就把我、你爸爸和姥姥整得心里发慌了,第三天只好和月嫂商量着让她加个夜班待一晚,我们也好学学怎么对付你。倒也奇怪,你在月嫂阿姨的侍弄之下倒也还算让我们睡了个安稳觉。但是,还是得起夜喂你的。

手术第二天下午护士就已经帮我拔除了导尿管,我也能尝试着在月嫂和你爸爸的搀扶下自己去上厕所,可是左腿老是发软,还是麻药的缘故,别无他法,只待时间来化解了。好在第三天下午才将背上的止疼泵取走,稍稍降低了我伤口的痛感。可是,乳房的问题又来了。你的小嘴一挨上来我就疼得吸凉气,钻心的那个疼啊,真得哭爹喊娘了。仔细看,乳头上竟然有血珠,那是已经结痂的地方经你一吸,伤口又复原了啊。于是,月嫂让家人熬好了香油,拿来了土豆、保鲜膜,每天多次涂抹香油、贴土豆片,加上医院也上仪器做乳房疏通按摩,才让我们娘俩好歹度过了喂奶这一关。

随着日子的过去,第四天,我基本上可以吃上东西了,菠菜面条、小米粥,奶也可以够让你吃饱了。我闻着你爸爸和姥姥他们吃的饭菜,真是馋得慌啊,可是只能咽口水罢了,那时是万万不能乱吃的。你吃饱了就睡,倒也算乖。我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在房间内来回走几趟,甚至可以到走廊上透透气了。

女人生孩子,真是和到鬼门关走一遭差不多。看着小宝宝平安降生,是怪高兴,可是妈妈所遭受的痛苦真是无法想象的。

好在第五天,也就是9号上午,我们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大家都很高兴。又给你做了次黄疸检测,得知不要紧,我们更安心啦。姥姥抱着你,我们也算“满载而归”吧。

回家,一切都好。

时间真快,你已经满百天了。

 
 
发表评论:
载入中。。。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 部落窝Blog模板世界